危废网 | 危废江湖

广州垃圾分类的经验与思考

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、利在千秋。垃圾分类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息息相关,影响着人们的生活环境,也关系到资源节约,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。

垃圾分类政策的落实,有赖于社区治理的实践。广州将改善居民生活环境、提升社会文明水平的目标与社区治理相结合,用协商治理实现社区善治,积极优化垃圾分类工作,践行新风尚。

2019年《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联席会议制度》出台,开启了广州社区垃圾分类治理的新篇章。通过建立健全市、区、街道三级生活垃圾分类联席会议制度,进一步强化了基层部门联动。截至2019年12月,广州市共有166个街(镇)设立了联席会议制度,占比高达93.7%;1517个社区建立了社区联席会议,占比高达95.6%。合理、透明、规范的协商与沟通,促进了社区层面凝聚垃圾分类的共同意识。

因地制宜开展社区垃圾分类

广州社区垃圾分类的实践,主要有三个特点。

第一,政府推动,全社会参与。广州坚持党建引领的原则,将生活垃圾分类纳入基层党建清单、在职党员到社区报到开展服务内容和基础网格化服务管理,充分发挥党员干部、志愿者、环卫工人等主体的积极作用,引导监督社区居民开展垃圾分类。截至2019年12月,广州市回社区报到参与服务党员人数达20.9万人,其中参与垃圾分类工作约9.4万人。同时,全面发挥基层能动性。白云区率先在全市建立首个业委会党支部,推动垃圾分类等小区重大事项的决策。该党支部充分发挥党建引领作用,主动与社区居委会、物业公司对接,动员热心业主参与社区垃圾分类志愿服务。目前,已发展为街道党工委领导、社区党组织监督、业委会党组织负责的三级组织架构,推动生活垃圾分类处理不断向纵深推进。

第二,定时定点,铺设垃圾分类网络。近年来,广州各区努力推进楼道撤桶,推行定时定点投放模式。在物业管理完善的新楼盘区域中,黄埔区撤桶率已经达到95%。在旧小区较多的中心区中,海珠区撤桶率也已达70%以上。从数据来看,广州不少小区已经成功实现楼道撤桶。然而,楼道撤桶也给各主体的生活和工作带来较大不便,社会对此做法的接受程度不高。例如,部分投放点因垃圾投放过多出现“爆仓”现象。部分居民看到垃圾桶满后便把垃圾直接扔到桶边,既违反垃圾分类的原则,又破坏环境。而且,不少低楼层居民对在一楼放置垃圾桶也有不满。对于楼道撤桶后如何选点、怎样做到及时收运等问题,物管、业委会及居民之间仍需进一步协商。

第三,因地制宜,打造一社区一方案。在城中村社区,流动人口是开展垃圾分类的难点。根据不同的人群需求,广州城中村社区制定了三种垃圾分类投放办法: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基本采用“家里分好类,定时拎下楼,精准定点投”的方式;流动人口采用“租客楼里分好类,屋主负责精准投”的方式;住户分散的区域,用“垃圾分类巴士”定时上门收集垃圾,即“屋里分好类,定时定点上门收”的方式。城中村社区的垃圾分类方案灵活多样,方便了居民,也提高了垃圾分类的效率。针对外来人口多、人员流动性大、垃圾分类意识薄弱等问题,白云区均禾街道推广了屋主责任制做法。利用街道门禁卡办理点,对外来人员开展定向垃圾分类宣传,要求新外来人员在办理门禁卡时,必须签署参与垃圾分类的承诺书。承诺书的签订明确了屋主的主体责任,使垃圾分类监管工作更有针对性、可行性。《广州蓝皮书:广州社会发展报告(2020)》对广州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治理的具体做法与经验进行了详细的分析。

构建社区垃圾分类共建共治体系

广州的垃圾分类社区治理尚处于发展阶段,“定时定点”模式在一些生活社区尤其是商品房小区里存在流于形式的现象。垃圾细分的类别太多、分类指引和便民设施不齐全,也加大了居民进行垃圾分类工作的难度。

目前,小区垃圾分类工作需要的资金主要由物业公司负担。许多物业公司没有资金购置分类垃圾桶,居民也不同意涨物业费,只能依靠街道拨款。然而,居委会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中的角色定位并不明晰,工作开展面临“有责无权”的尴尬处境。许多垃圾分类的指标任务在具体执行阶段都落到了居委会的头上,然而作为群众自治组织的居委会,缺乏相应的管理权和奖惩机制。与一些垃圾分类先进城市相比,广州垃圾分类的管理机构尚未健全,督导队伍仍需进一步壮大。另外,目前与垃圾分类工作相关的经费保障没有形成长效机制,财力投入与实际工作需要存在较大差距。

广州通过落实“垃圾分类”政策,某种意义上推动了社区走向善治,而社区善治本身就是实现垃圾分类的重要路径。广州实践为我们提供了经验:坚持“党建引领+居民自治+政府治理+社会组织参与”的原则。社区党组织是社区整合的核心力量,居民自治则直接促进了社区积极行动者的诞生。政府治理实现了政府与社区的有效对接,将社区治理的有效成果转化为整个城市的治理经验,社会组织的参与将为社区治理提供专业化的知识和方法。在此过程中,社区党组织要充分发挥党建引领作用,对居民的情况进行摸排调研。始终坚持公开透明的协商程序,保障居民在决策过程中的知情权与表达权。

从广州垃圾分类现存的问题和已有经验来看,要建立垃圾分类治理的长效机制,仍需构建社区垃圾分类共建共治体系,推进社区垃圾分类精细化治理。要根据社区构成、人员结构、周边资源等要素,形成有针对性的分类治理方式方法和治理工具。街道一级的垃圾分类政策在落到社区具体实践的过程中,需要充分考虑社区实际情况。对于垃圾桶数量、垃圾回收时间的工作要求,要因地制宜进行调整。同时,加强对社区自治队伍的培育工作,组织相关力量对居委会、社会组织开展多方面、多层次的业务培训,提升他们参与垃圾分类的专业能力。真正培育一批项目实施效果显著、资金管理规范、具有影响力的垃圾分类社会组织和品牌项目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危废网 | 危废江湖 » 广州垃圾分类的经验与思考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
知道创宇云安全